九游会jy小说 >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 第204章 陈潇又想干嘛

第204章 陈潇又想干嘛


  “什么!”

  楚云飞震惊地再次确认,有点失魂落魄扔下话筒,他的副官孙铭上尉不敢置信的询问:“团座,陈校长他们……完了?”

  楚云飞没有言语,但他没有言语,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日本人居然用上了毒气弹,那委座的命令……”方立功是358团最冷静的一个人,此人可以说的上是楚云飞的左膀右臂,哪怕是按原来的命运走,楚云飞升任将军,他也不差。

  所以方立功现在开始琢磨358团现在的动向,以及怎么向委员长报告了。

  “先静观其变!孙副官,找几个精干的弟兄,去看看鬼子的重炮阵地在哪?”

  楚云飞收拾了情绪,很快做出了决断。

  方立功赶紧出言劝说:“团座,日军就算损失了四个半还多的联队,还有最起码六个步兵联队,两个左右炮兵联队,这是一头猛虎,可不是病猫啊!

  他对上有准备的陈潇陈校长,是被摧枯拉朽一般消灭了一万余人,但那是陈潇,不是咱358团。

  况且现在陈潇被小鬼子用毒气弹围了,肯定损失惨重,现在生死还不知道。

  咱们这358团,人数本来就比日本人少,武器装备也多有不如,士兵训练也颇为不足。

  以上种种,可以说现在358团去硬憾对方两个旅团,犹如送羊入虎口!

  团座三思!”

  方立功说的很对,楚云飞也知道他说的很对,但是楚云飞觉得心里面憋屈,他总觉得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可能现在他就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别说了,现在日本人就算是头老虎,我楚云飞也要摸摸老虎屁股,我三五八团就算是打光了,也要啃下他一块肉来!

  我就不信小鬼子是三头六臂!”

  楚云飞是发了狠了,方立功只好迂回劝他:“团座,咱先看看情况,如果事有可为咱们就干,如果是不可为,不能蛮干!

  毕竟,如果贸贸然行动,打光了358团这6000条人命不要紧,但我担心的是,无谓损耗了抗日的力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用兵大忌也!”

  楚云飞也不是个不听劝的,毕竟方立功说的也有道理,半晌才点头:“行,视情况而定!

  若是是有可为,那就打掉对方的重炮,特别是对方的那些特种炮弹,最好打的殉爆了,让他们自己也尝尝皮肉糜烂的滋味儿!”

  虽然他被方立功给劝住了,但是孙副官还是派了出去,以孙副官那么高强的身手,摸查一个炮兵阵地,还是有六七成的可能的。

  别以为摸查一个炮兵阵地很容易,日本人哪怕被打的很惨,最起码还有两个旅团,有两个旅团的兵力,他的重炮阵地周围肯定是岗哨密布,想要摸进去,没有一定的本事就别想了。

  孙铭孙副官刚好就是这种有本事的人,但是很显然,以日军的这个水平,不会给他们机会。

  毕竟日军也知道,周围很多部队正在虎视眈眈。

  楚云飞接到报告,看着警惕紧张担心他下错命令的方立功,长叹了口气:

  “立功兄放心!陈潇兄虽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委员长吩咐一定要救的人。

  但事不可为,我不会将所有弟兄的性命,全部拿去牺牲,就为了出口恶气。”

  方立功得到准话,这才放下心,正准备安排把队伍撤回驻地。

  ……

  旅长本来刚给总部发报,报告了陈潇匪夷所思的战绩,报告这前所未有的干脆战例,是我军用最短时间消灭最多敌人的战例。

  他已经做好准备,如果日军现在就撤退,还剩下两个旅团,他倒是没有想法跟着去尾随追击。

  毕竟两个三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的独立混成旅团已经是一个甲级师团的兵力,而且还多!

  旅长现在想吃这些人是吃不下,但是对方要是认不清楚形势,非得再去碰那几个山头,非得要在陈潇的血肉磨盘里面打转转,然后被磨掉很大一部分的话,那么他就要围过去了。

  毕竟,他和陈潇商量过,要的就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干脆围歼了来犯之敌。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要稍微运动,就能堵住敌人的后路,只是堵住了敌人后路之后,能不能顶的住对方的反扑,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现在旅长手底下的部队,离弹药枯竭已经不远了,能不能打?能打!

  但是能打多久?打不了多久!

  这是国家工业,不发达导致的战斗力低下,国家经济不发达,导致的战士营养不良,也是战斗力低下的原因之一。

  这一点旅长还是很认得清自己现在的处境,所以他跟陈潇商量了就是,如果日军受到了重大的打击,已经支离破碎,战斗力所剩无几了,他就在外面扎好了口袋的口子。

  如果日军还有大部成建制的还很有战斗力的部队,就放开对方,让对方跑吧!

  “旅长,这陈校长打了这么好几场了,光是消灭这几个日军联队所消耗的适合掷弹筒使用的手榴弹,估计都快消耗殆尽了吧!

  刚才看那个爆炸都铺满了整个山头,整整四个山头都这样,那得消耗多少手榴弹?”

  旅部的一个作战参谋刚从观察哨回来,他亲眼从望远镜里面观察到,那四个山头上面铺天盖地的爆炸和弹片飞舞,看见在爆炸中,一个一个的鬼子像破布袋似的抛飞或者摔在地上。

  看的真解气!

  但是,这种大面积的覆盖,需要多少弹药?

  这如果放到他们旅,那得打多少场战役了?

  不过,好像战果不错!

  就是这个弹药消耗啊,真让人担心!

  旅长笑着说:“没事儿!虽然刚才他们消耗的掷弹筒专用手榴弹很多,还过刚才通电,我也问了他这个问题,他说弹药充足,不用担心!

  如果别人说这句话,我可以估算出他有几分是强撑,但是陈潇,他说这句话我信!

  因为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那个作战参谋想想,还真是如此!

  旅长之所以如此放心,那是因为刚刚陈潇跟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了:“现在弹药还算充足,光是冲锋枪的子弹,我现在就有几十万发。

  只要日军还敢冲上来,那么,除了掷弹筒,迫击炮和步兵炮之外,还可以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冲锋枪的弹雨。”

  听着就非常提气!

  地道的各个射击口,都安排的极其巧妙,没有打开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那里还有个口子。

  如果一旦打算从里面往外攻击打开的话,射击口对应的就是外面的道路,或者是平坦得没有障碍物所在,防不胜防的情况,在冲锋枪的弹雨里,还真没有多少人可以幸存。

  突然一个守着前沿观察哨电话的人连滚带爬的跑进来,边跑还边喊:“旅长,狗,日的小鬼子用毒气弹了,学校所在的区域,全部让毒气给笼罩了!”

  “啊!”

  旅长猛地站了起来,刚想走到门外查看,突然想到,自己这里通着陈潇那边的电话。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电话机旁边,他的手按在电话机听筒上,想拿起来却感觉千斤重,他长出一口气,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种小场面他撑得住。

  摇动电话,通电,等着那边拿起电话通话的声音,这个时间很短,但又觉得很长,但万幸的是,那条终于有人拿起了电话接听。

  “我找陈潇!”

  “好的,首长!”

  “旅长!”是陈潇的声音,这一刻,旅长终于放下心来。

  “伤亡多少?现在你们还有多少兵力?能不能撤出来?我怎么给你们接应?”旅长一连问了几个问题,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伤亡挺多的,报告上来的有四五百个,他们很多人没见过毒气弹,警惕性不高!”

  旅长一听,真正的是放下心了,伤亡四五百人,跟全军覆没比起来,那都是小儿科!

  “那就好,那就好!刚才毒气弥漫几个山头,还以为你们出事了!”

  旅长的担心终究没有发生,他听着电话那头的解释。

  “本来我这个地下工程就不是单一的躲藏地道而已。

  我既然把它设计成为了能打能躲,等着敌人来碰撞还能反击的血肉磨坊。

  像防水防火防毒的功能肯定要考虑到的,射击口以及地道里面连接处,都有防水防火防毒的装置。

  地道里面,洞与洞之间都会有关口,这些关口无一例外就是比地道要小很多,方便用来布置隔绝有毒空气,火,烟和水的攻击的装置,一旦遭受这些攻击,可以最快速度的隔绝掉。

  洞与洞之间,一些合适的位置还有陷阱以及对内的射击口。

  我都不担心他们能够进入我的地道里,一旦进来,等待他们的也是末日!”

  陈潇很淡定,日本人有毒气弹,这个他早就知道了,小学课本上就学过。

  而且这个地下工程的设计图纸是系统给的,不说防震,防塌方这些功能,还有像防火,防水,防毒气这种功能,那肯定就是基础啊!

  不说系统的,就说按自然发展,再过两年,晋察冀边区保定清苑的冉庄发展起来的地道战法。

  那也不是单一的躲藏,也发展成为了能打能躲、防水防火防毒的地下工事。

  而且以这个时代人的见识,地道作战都能发展形成房连房、形成了内外联防,互相配合,打击敌人的地下长城。

  更何况,陈潇拿的是系统计算出的结合地形地貌以及时代做出来最优的设计。

  除了刚开始没有意识到这是毒气战的三个团的一些战士。

  后来得到命令的学员兵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每个关卡关闭对外的空气流通通道,使人员损失不再扩大化。

  但很遗憾的是,还是损失了四五百人。

  所有人,都在以为陈潇现在死伤惨重,可能连陈潇这个人也都死在了地道里。

  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那几个山头只是山脉的一部分,那一片地下工事,遍布了整个山脉。

  只要陈潇在开始设计初就准备下来的通风设备没有出故障,那么从其他山头对这些地方进行通风,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日本人更不知道,所以他们上去了,但上去的人不多。

  因为,就算毒气散去,他们还是担心有残余,所以他们穿上了防化服以及防毒面罩,把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才上去的。

  就算是他们,防毒面罩是有,但防化服真的也不多。

  他们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多少人存活,毕竟他们用毒气弹已经用出经验来了。

  无论你躲进多深的坑洞,只要你还需要空气,就不可能在烟雾弥漫的山头能存活超过十分钟。

  但是也不排除他们有防毒面具或者防护服啥的,所以日本人快速的派上了几个大队。

  早有别的山头观察口看到烟雾散去,并向陈潇报告,日本人又上来了的消息。

  “这如果我们继续跟他们接战,他们再打毒气弹,这一不小心就会损失惨重,要不?

  叫魏和尚他们回来敲掉那十几门重炮?”

  孔捷询问了一句。

  “不妥,和尚上次报告说找到了日军指挥所的方向,现在他们一旦对重炮出手,就打草惊蛇。

  况且,他们的弹药储备量,不足以对重炮实施太大的破坏,如果近了,一旦破坏到毒气弹,他们将跑无可跑。

  还是得想别的办法!”丁伟也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李云龙也不赞同舍弃日军司令部去搞重炮的想法,但是他却对丁伟的想法有点不赞同:

  “只要是战事需要,就算前面下刀子,去了马上死也得给老子冲上去,就算老子亲自去也是一样的!

  如果,咱们没有这个地道,敌人发射毒气弹,就能把我们全军覆没了。

  这样的情况下,特种部队这一百多号人,就算都牺牲了,也得把那个毒气弹给老子废了!

  但是现在,毒气弹对我军影响不太大的情况下,打掉敌人的指挥部,效果更好!”

  陈潇总结了他们的意见:“现在是,让魏和尚他们打击日军指挥部们前提不变。

  根据我留下的方案,你们指挥下面的部队,消灭上来的这几个大队的日本人。

  我去搞定他们的重炮!”

  “我不同意!”

  “不行!”

  “对,不行!”

  “我也不同意!”

  最先出言反对的是赵刚,李云龙,孔捷,丁伟三人也不同意。

  开什么玩笑?

  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那是千古以来的智慧。

  所谓身先士卒的统帅,其实不是好统帅,他要做的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不是拎着冲锋枪冲到最前面去。

  只要一发子弹,就能报销了那颗充满智慧和才华的脑袋。

  


  (https://jiajingdianqi.com/html/book/20/20748/708882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jiajingdianqi.com。九游会jy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jiajingdian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