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 第29章 什么土豆能吃,什么土豆不能吃

第29章 什么土豆能吃,什么土豆不能吃


  (再次感谢风雨逍遥下扬州的打赏支持,还有160719153609810,帝王神犹在六戍不朝真,明月清风的打赏支持)

  张大彪和丁伟都想亲手挖一棵秧子,目光炙热的死死盯着地垄上那已经开始枯黄叶子的土豆秧。

  “可以,刘强,给他俩一人拿一把铁锹。”陈潇同意了,反正只有挖出来,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不管是谁挖。

  只要挖的分量不太多,不影响要在总部派来的人面前收获的这一前提条件。

  丁伟和张大彪看着递到手里的铁锹,又看了看地垄上的枯黄了叶子的土豆秧,连忙摇头。

  “不不不不……用铁锹万一刨坏了咋办?”俩人坚决不用铁锹,直接下手去刨。

  好在晋西北的土地一般不会板结,还是很松的,用手刨一个地垄,也不是什么难事。

  无论是张大彪还是丁伟动作都小心翼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东北大兴林子里面摸老山参呢!

  就是那种小须须都舍不得弄掉的那种小心翼翼,生怕动作大点,就伤害了埋在土里的宝贝。

  陈潇没管他们,而是在专心致志的搭自己的窑,不是砖窑,瓦窑的窑,而是用来烤焖红薯,土豆,芋头之类的东西的窑,南方很常见。

  用一块一块泥土,参差地垒起一个四五十公分高拥有圆拱的土块窑,很快就搞好了。

  然后就往里面烧火,火烧得很旺,他的目标就是用火把这些垒成窑的土块给烧红。

  他搭好窑烧起火的这个时间,丁伟和张大彪终于一人挖出了一棵秧子。

  这两个大男人看着堆在自己脚下的一个个土豆,激动的嘴唇都在打哆嗦,太多了,实在太多了,一棵秧子结出来的土豆都能堆成一个小堆。

  “称!”

  刘强早就在旁边备好了袋子和称杆,听到招呼赶紧递了过去。

  自己经历过,他知道太过惊讶了,太过匪夷所思了,这一刻谁也信不过,这一刻只能相信自己称的重量。

  张大彪和丁伟都不是不识称的人,张大彪挖的那棵收了六斤的土豆蛋,丁伟挖的那棵秧子,居然有足足十斤。

  太惊人了!

  这么高产的作物,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怎么会有这么多?这里200株,只占了两分地。

  照这三棵的产量,200株得有一千五六百斤,如果一亩地,那不得8000斤!”

  丁伟算完数,整个人都真的被吓了一跳,8000斤亩产量,怎么可能?

  “别以为每次都有那么高的产量,那是因为这片土地没有种过这种土豆,初来乍到的图新鲜。

  等多种几代,这个土豆种子适应了这块土地之后会退化,它的产量就会慢慢的降低。

  再加上这个批次的土豆,有我下的化肥,下一批就没有化肥了,可能产量还会降一点。

  不过化肥的资料我已经让李云龙交上去了,不知道你们让人研究出来没有?

  如果没有下一批次的土豆亩产量大概会降到五六千斤左右。

  不过,也由于第一次种,种子太少,本来一分地应该种300株到400株左右,而现在我们200株就种了两分地,间距太大,土地利用率太低。

  所以,如果种子足够成批量种植,就算没有化肥,一亩地应该种3000~4000株,到时候的产量可以保持到3000~5000斤左右,如果有化肥的话,也许可以达到8000~1万斤。”

  陈潇这是提前打预防针,毕竟系统加持的高产种子状态,大概有个三四代就慢慢消失了,就恢复到普通的产量。

  而且他还看到了一个问题:“刘强,你们记一下。

  下回挖土豆的时候,要在上午9:00以前或者下午5:00以后。

  又或者阴天才可以挖土豆,避免阳光直接对土豆进行暴晒。

  一旦土豆被太阳光直接照射,土豆就会跟阳光进行光合作用,就会转换出一种叫龙葵素的东西。

  土豆就会变绿,这个时候是有毒的,如果绿的颜色还不是太深,可以把绿的部分给削掉之后正常吃。

  但是如果土豆绿的颜色太深了,那就证明土豆里面的龙葵素太浓,已经对身体造成危害,不建议食用,可以拿去种植。

  所以你们如果出去教老百姓怎么种土豆的话,一定要告诉他们在什么天气下才能挖土豆。

  什么样的土豆能吃,什么样的土豆不能吃。”

  “是!”

  刘强一听这么严重,赶紧拿出小本子和笔记起来,这是他的习惯,在陈潇这里学到新的东西都会记起来,然后回去拉上全排开始学习。

  现在这种关乎食物安全和人命的话题,更是开会学习的主题。

  丁伟和张大彪一听:“这粮食还有毒?”

  陈潇满不在乎:“只要它的皮不绿,就是没事儿的!

  南边还有一种叫木薯的作物,那才是毒性更大的。

  但那玩意现在确实南方老百姓的主食,两广地区的。

  也是可悲,种稻子的地方很多人吃不起米。”

  陈潇一边感叹着一边把自己手里的小土豆仔扔进已经烧红的窑里,一个接着一个。

  扔顺手了,还把丁伟和张大彪挖出来的那些土豆也一起扔了进去。

  丁伟这才注意到他的举动,瞬间眼睛就瞪大了,感觉是脚底一股血气直冲脑门,血冲瞳仁。

  瞪着血红的眼珠子猛地就扑了过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抢下陈潇手中的土豆。

  张大彪反应慢了一排,但是也是一样的反应,也是猛虎扑食一般扑了过来。

  但是很显然,他们都高估了自己,被陈潇一手一个像拎小鸡仔似的捏在手里,举了起来。

  “你俩想干啥?”

  张大彪这才想起来,自己跟陈潇交手已经不是一回两回的了,每回都被他当小孩一般虐,所以被拎在陈潇手上后他已经放弃了抵抗。

  倒是丁伟,他还在挣扎,想使劲掰开陈潇的手,他还惦记着刚被陈潇扔进烧红的窑里面那些土豆。

  也许扒拉出来还能种……

  “团长,别挣扎了,就你那点力气,还不够秀才一根指头掰扯。

  你说秀才,你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解释,就你今天这种破坏粮食种子的恶劣问题,我跟你没完,再也不是一瓶酒能搞定的事情了。”

  一瓶酒的典故,是张大彪第一次跟陈潇切磋,陈潇一十没收住手,不小心使了点力气,把张大彪给打伤了,事后,他进县城摸了一瓶酒给张大彪赔礼。

  听到张大彪放出来的狠话,陈潇笑了笑:“你们一直听我说这是粮食,难道就不想尝尝这粮食到底能不能吃好不好吃?

  就不想试试这粮食,顶不顶饱?

  看!我已经帮你们烤上了!”

  说完,两脚就把烧红了的窑踹倒,将那些垒窑的泥块打碎覆盖在刚才扔进窑里的那些土豆上面。

  “好了,等20分钟就好了!”

  


  (https://jiajingdianqi.com/html/book/20/20748/647675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jiajingdianqi.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jiajingdianq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