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游会jy小说 >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 第142章 贺晟和南造云子

第142章 贺晟和南造云子


  如果说一个堡垒很难攻下来,那肯定是炮弹不够大。

  如果炮弹够大够多,还是攻不下来,那就证明这个堡垒建的太好了,我们需要派人进到内部去,从内部开始破坏。

  “帝国之花南造云子,又名廖雅权,1909年出生于上海,父亲南造次郎。

  13岁精通射击,骑马和歌舞,后被送回日本神户间谍学校学习,精通汉语,英语两种语言。

  着重学习射击,爆破,化妆,还有投毒这些特工技巧,真是人才,土肥圆贤二,都对你刮目相看,特别给予特训。”

  “1929年,你化名廖雅权混进南京汤山温泉饭店当了个女招待,勾搭上了高官戴季陶,并将当时开的几次军事会议的情报传回日本,最重要的是吴淞口的炮台位置等重要军事机密。

  戴季陶没用了,你又勾搭上了黄浚,不只是勾搭了这位行政院的秘书,你还把他儿子也给勾搭上了,手段很高明。

  不过他俩被枪毙的时候,你却消失了。”

  陈潇在四名男女学生面前,非常客气的请其中一位女学生坐下,然后坐在她对面说出了上面的这段话。

  没错!

  眼前的就是南造云子,很神秘的帝国之花,后世学者认为没有这个人。

  但现实就是,这个女人,31岁了,长得却像是22,23左右,难怪有这个自信,自称为女学生。

  眼前这位女学生,先是一脸疑惑,然后惊恐地否认:“不是,我不叫南造云子,也不叫廖雅权,我叫孙舞阳。

  长官,你可能认错人了!”

  柔弱,惊恐的样子,确实很能引起他人的保护欲。

  比如这个时候,两位男学生站了出来:“这位长官,可能你真的认错人了,你说的南造云子,生于1909年上海。

  但是你看孙舞阳,明明只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怎么像一个31岁的女人?”

  陈潇扫了他一眼,突然“咦”地惊讶道:“你叫贺晟?

  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学校,专业是空气动力学,以及液体火箭研究,老师是罗伯特.哈金斯.戈达德,现代火箭之父啊!

  嚯!

  你这专业挺超前啊!是个人才。”

  又看向另一个男学生:“你叫林栋,也是普林斯顿回来的,冶金专业博士学位。

  看你年纪也不大呀!

  怎么连博士学位都拿到了?”

  最后是一位女学生:“你也姓林,我看看啊,林小雅!

  不是,你一姑娘家,居然去学地质与矿业去了,留学德国柏林工业大学。

  我很好奇,林小雅,你为什么会去选择学习地质和矿业?”

  三个人惊疑不定,因为,眼前这名八路军长官,说的都对。

  林小雅被问到,只好站出来回答:“这位长官,我国之所以落后,在于工业。

  工业之所以落后,在于矿业,矿业之所以落后,在于地质学。

  所以,我远赴德国就读柏林工业大学,地质专业和矿业专业,就是为了改变我国这一现状。”

  陈潇笑着说:“别紧张,我不是什么长官,我就是一个学校的校长。

  你的观点非常对,但也不对,你一个人学会了对国家的矿业没有什么帮助。

  你要教出一群对地质,对矿业有认知的学生,那才对这个国家有帮助。

  要不要来我的学校任教?林小雅老师!”

  然后对那位男学生林栋说道:“我的学校现在也缺一名冶金专业的老师,我准备开一个冶炼钢铁和合金的专业。

  目前还没有老师,我决定就是你了!”

  一言既出,不容反驳和质疑,更不容拒绝。

  最后,陈潇看向这位名叫贺晟的学生:“其实美国的空气动力学,以及液体火箭研究,虽然是世界上的第一步。

  但因为缺乏资金支持,研究远远落后于德国,应该也只需要一两年,德国将有用于战斗的火箭,而美国再给他五年也造不出来。

  你回国了,你这个专业,可能就无用武之地了。

  不过空气动力学不错!”

  就在贺晟有点失望,陈潇又笑道:“虽然在别人眼里,你这个专业没有什么用,在我眼里可是有大用!”

  “留在我的学校,改天跟你讨论一下,什么才是平民用的火箭,比如说什么喀秋莎,Rpg之类的。”

  喀秋莎现在还没有发明出来,得要到明年,Rpg就不用说了。

  贺晟不知道眼前这位,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等人来历的神秘校长说的什么卡秋莎rpg之类的是什么东西?

  但看他的神态,应该是和自己的专业有关。

  于是点头道:“好的,我同意留下。”

  说完,他又有点迟疑地问:“她真的是南造云子吗?看上去她真的不像是31岁的人。”

  陈潇站了起来,绕着南造云子转了一圈:“我也很好奇,她是如何保持着31岁,能有21,22岁的容貌。”

  不过自己的真理之眼显示对方为南造云子,那就不会错。

  “亚洲四大邪术,现在应该没有发展起来,不过,整容术和化妆术应该有了。

  让我看看,化妆好像没有,倒是整容,我想想。”

  这整容,他真理之眼看不出来,还得找个学生。

  “贺晟,你来说一说,如果她整容,先从哪里开始整起?”

  实在不行,最好抓了个差,让贺晟来说,然后真理之眼就会找到他的错处,给出最优的答案。

  贺晟有点方:“我不知道!我学的不是医学专业,我学的是火箭专业!”

  “没关系!你随便猜一个!”陈潇只是需要一个工具人而已,又不需要你的正确答案。

  “那她有可能是吃药吃的,也不用做什么整容术啊!”贺晟被逼的只好随意说出一个猜测。

  没想到,还真让他猜对了,真理之眼给出了答案。

  “南造云子,1933年接受加茂部队药物改造,轻微改变容貌并能长久保持,代价是生命力极大的损耗。

  加茂部队是日本著名的生物部队,1938年改名为东乡部队,1940年8月改名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

  是目前世界上水平最高的生物研究团队之一。”

  陈潇挠了挠头,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有点耳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南造云子眼中尽显恐惧,你心中以为的堡垒,以为坚不可摧,当被敲碎时,露出的就是最里面最里面的脆弱。

  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神秘莫测般的猜测出自己的来历和经历过的药物改造。

  她有点怀疑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人,用颤抖的声音问:“你是鬼神吗?”

  陈潇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倒是告诉了她另一个消息:“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别崩溃了就行。

  你以为是你父亲的南造次郎,其实不是你的父亲。

  他只是杀了你的父亲,把你从你父亲身边带走罢了。

  所以你为之奉献一切的日本帝国,其实不是你的祖国,而是你的杀父仇人的祖国。

  人家只是需要一个工具,而你刚好合适,所以……”

  这才是崩溃的开始,杀人诛心,莫过于此!

  “你杀了我!”南造云子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说的一切,从她崩溃那一刻,她就相信这个男人说的没有半句假话。

  陈潇轻轻的伸出手,抚摸着南造云子细嫩的脸,南造云子自然反应是蹭蹭这个手掌。

  却不料这个手掌离开了,带走了她的一个耳环,耳环上有一颗小珍珠。

  “你想死还不是挺简单的吗?你的这个耳环里面,有足够把十个人毒死的药物。”

  陈潇把玩着手里的耳环,继续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此次来的目标是我,这个耳环里面的药物,是为了对付我的吧!”

  南造云子脸上因为手掌离开的失落瞬间消失,没错,到这一刻,她还是装的。

  “没错!我是南造云子,我的目标就是你,不过不是为了杀掉你,而是为了得到你如此强大的秘密!

  从你一个人在太原城杀了1262名皇军战士后,特高科就开始收集你的消息。

  陈潇,从欧洲某华人研究所出生,生活了28年,回国后带回来一种能年产万斤的高产土豆良种。

  天生神力,面容儒雅,皮肤白不怕晒黑,身高1m86。

  拥有非常强大的军事技能,开办了一个学校,教出多名军事技能过硬的学生,多次行动中给予皇军重大打击。

  特别是山本特工大队,更是覆灭于你手中。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如何能做到一个人在太原城里面,正面对抗,杀死1262皇军战士?”

  “这就是你的目标?”陈萧笑着问了一句。

  南造云子点头:“这就是我的目标!”

  “可是我不想告诉你!”陈潇哈哈大笑道:

  “我跟你说,你选他们……”

  指了一下眼前三位男女学生,继续说道:“你选他们作为目标,都比选我作为目标要强。

  冶金专业,地质学专业,矿业专业,你知道我们国家就缺这样的人才,你要是能弄死他们,我们国家都有多大的损失?

  可是你没有啊!

  你把我选择为你的目标,注定不能成功的任务,因为我的眼睛洞察一切!

  今晚,你就在这个屋呆一个晚上,明天我把你送去领赏!”

  说完准备招呼那三位学生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过来从南造云子的袖子上抽出一根粗的针。

  “这么危险的东西就不要玩了!我先收走了!”

  南造云子一直呆呆的没动,直到陈潇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她才开口问了一句:“南造次郎真的不是我父亲吗?

  我的父亲真的是造次郎杀的吗?”

  陈潇笑着回头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有答案才是!

  就算日本人,有哪个父亲会将自己女儿的第一次夺走?

  南造次郎的血型是a型,而你的血型是o型,你自己觉得这是不是你父亲?”

  南造云子哑口无言,陈潇身后的三名学生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

  “走了,走了,发什么呆?”陈潇把三名发呆的学生往外赶。

  “哦!”如梦初醒般,被震惊的学生手忙脚乱的从屋里出去,听到的瓜太大,他们心乱如麻。

  南造云子又喊了一句:“真拿我去领赏,你身上那么多秘密,不杀掉我,不怕我说出去吗?”

  陈潇再次回头,问她:“你会说吗?”

  南造云子咬着牙说:“会!”

  陈潇无所谓:“没事儿,说了也没关系,反正这个世界能杀我的人不多!”

  这时,李云龙走了过来:“我去把她干掉吧!免得节外生枝。”

  李云龙是一直守在门外的,刚才他带陈潇来的,临进屋的时候,陈潇让他不要进去,守在门口他就知道有点不对劲。

  陈潇一进去就把那个女人和那另外三人分开,他就知道不对劲的是那个女的。

  却没有想到,这个女的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女间谍,他老李差点阴沟里翻船。

  最重要的是,把她交出去,恐怕陈潇的秘密也保不住。

  今天晚上,陈潇暴露了太多东西,看一眼就能知道别人的来历,这已经不是情报机构可以解释的通的。

  戏文里的读心术?

  但不管是什么,他感觉这个南造云子必须要干掉。

  “算了,没事的!就算别人知道了又如何,又杀不掉我!”陈潇有这个自信。

  想要来干掉他,首先得过他的这双眼睛吧!

  硬攻也不行啊!

  陈潇在这个世界可以说得上是单挑无敌!

  除非炮火洗地!

  但是炮火洗地,你得知道地方吧!

  他在哪?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南造云子,得交出去领赏。

  这可是策划刺杀过蒋公的人物,换一个营的装备不算过分吧!

  留在手里又没什么用,还得浪费粮食!

  不过李云龙对这个提议,觉得要上报一下。

  这个问题太大了!

  涉及到的秘密太多!

  以他胆大包天的性子也不敢自己做主了。

  突然,

  很突然的,他就问了一句:“秀才,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会加入八路军?

  否则,你不会露出这么多秘密!”

  太多秘密而且不解释,这肯定是不能加入的,就是常识。

  李云龙不笨,他只是没文化,该想到的问题还是能想到的。

  “行了,别想太多!该上报上报,不过这个人,我们留在手里也没用!

  她的间谍网络在上海,那个地方,还是留给委员长打理吧!”

  


  (https://jiajingdianqi.com/html/book/20/20748/6397103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jiajingdianqi.com。九游会jy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jiajingdianqi.com